编号:201707261620419301
申请日期:2017-07-26
申请人 李** 性别
年龄 45 职业 商人
信访部门 公安局 问题类别 投诉
主题 公安干警在处理《朱莹故意伤害案》中的违规违法行为
内容 尊敬的垄书记: 您好! 我叫刘爱华,我因遭到他人暴力殴打致残,而公安机关个别人员,无视有关法律法规,不作为,乱作为,千方百计包庇犯罪嫌疑人,致使我不得不带泪向领导哭诉控告。 控告书 控告人:刘爱华,女,1968年1月26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430511196801260026,居住于邵阳市北塔区原内衣厂宿舍。 被控告人:李林志(邵阳市公安局北塔分局副局长),黄剑平(状元洲派出所所长)和马晓锋(状元洲派出所民警)。 控告请求: 一、请求对李林志,黄剑平和马晓锋在办理朱莹故意伤害一案中存在的违规、违纪行为进行彻查,并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二、请求促北塔区分局对朱莹予以收押,并对朱光明故意伤害行为予以刑事立案侦查。 事实与理由: 2016年11月14日凌晨,我因两天前与刘胜云的几句口角,在自己家遭到刘胜云的丈夫朱光明、女儿朱莹暴力殴打,并在我跑回卧室后,朱光明、朱莹强行将门踢烂,冲进卧室疯狂的用脚踢、踩我的头部、胸部和腿部,一直打到我完全不能动弹。我报警后警察赶到现场,朱莹的丈夫李四明当着警察的面直接将我右眼眶打肿,并伙同其叫来的男子要再次殴打我。 我因伤情过重在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48天,经诊断我左膝关节外侧半月板撕裂、闭合性脑外伤、左侧腓距韧带撕裂等多处损伤。后经鉴定我所受损伤为轻伤二级,并被评定为九级伤残。 在办理本案的过程中,我认为公安机关存在以下违法行为,严重损害了我正当合法权益,且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一、马晓锋未及时调查取证,客观上为行凶者朱莹及朱光明串供提供了条件,实属严重失职。 案发当晚,在警力充分,行凶者朱莹、朱光明均未离开犯罪现场且社区领导多次要求将双方都带到派出所问话的情况下,办案民警马晓峰却仅将伤情严重的我带至派出所,但未对朱莹、朱光明采取任何措施或进行询问。事发后第三天才对朱莹询问,第五天才对朱光明进行询问,1月9日左右才去勘察现场,公安机关的不作为已违法了《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的通知第三条的相关规定,有包庇朱莹及其父亲朱光明的嫌疑,客观上给其二人串供提供了条件。故此,应当依法追究马晓锋的失职之责。 二、马晓锋未对朱光明故意伤害行为进行刑事立案侦查,系故意遗漏同案犯,实属渎职。 根据社区领导在现场所见及我在公安机关所做的笔录均能证实当晚殴打我的系朱莹、朱光明二人,朱莹、朱光明二人具有明显的伤害故意,殴打我致轻伤二级,构成故意伤害罪。且在案发当晚,朱光明因害怕被追究刑事责任而逃避,但公安机关未对朱光明的伤害行为进行调查取证,也未立案侦查,有意使其逃避法律制裁,因此马晓锋有明显的渎职行为。 三、李林志违法批准朱莹的取保候审申请,明显偏袒朱莹,属滥用职权。 案发当日公安机关有义务对朱莹、朱光明及李四明等人先行拘留,但公安机关却未采取强制措施,亦未进行问话。我的轻伤二级鉴定报告出来后,我多次要求派出所对朱莹、朱光明等予以刑事拘留,但派出所均以各种理由推诿,其后却告知我朱莹已经被取保候审,该行为明显偏袒朱莹。朱莹系暴力犯罪且态度嚣张、拒不认罪,至今也未赔偿我分文医药费,更未得到我的谅解,朱莹完全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李林志违法对朱莹予以取保候审,明显是乱作为,滥用职权。 综上所述,被控告人的行为违反了办案程序及相关法律规定,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并使犯罪嫌疑人能够逃避法律制裁。黄剑平身为派出所长,未对马晓峰等人办案起到监督、指导作用,反而听之任之,放任自流,或马晓峰的违纪违法行为就是黄剑平指使的,因此其应对马晓锋的失职、渎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事至今日已8月有余,犯罪嫌疑人朱莹、朱光明分文未赔,一天也未被关押,检查机关因证据不足无法诉出,两次将案卷发回状元州派出所补充侦查,状元州派出所均没有补充有用证据。在“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今天,民警马晓峰、黄剑平、李林志仍藐视有关法律法规,不作为、乱作为包庇犯罪嫌疑人,让我无法理解和接受。本人已遵循过逐级上访的原则,但无人受理。我本人恳请领导:对马晓峰、黄剑平、李林志三民警的违法违规行为予以查处并严惩;责令公安机关对殴打我的犯罪嫌疑人予以收押,并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还本人公道,还社会正义。 控告人:刘爱华 代理人:李湘平  2017年7月20日
受理部门 公安局 计划完成时间
处理进度 处理完结 完成时间 2017-07-27
答复内容 您的信件我方已经收到,请留意处理结果。
信访人的评价: 还没评价

发布】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