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号:201708011150419658
申请日期:2017-08-01
申请人 李** 性别
年龄 45 职业 商人
信访部门 公安局 问题类别 建议
主题 请求将《公安干警在<朱莹故意伤害案>中的 违规违法行为》转交邵阳市纪委立案调查的 建 议
内容 请求将《公安干警在<朱莹故意伤害案>中的 违规违法行为》转交邵阳市纪委立案调查的 建 议 尊敬的中共邵阳市市委龚书记: 您好! 感谢您在百忙中收阅并转呈我的信件,将《公安干警在<朱莹故意伤害案>中的违规违法行为》转给邵阳市公安局办理,该处理合理也合法。 纵观李林志、黄剑平、马晓峰三干警在《朱莹故意伤害》中的违规违法行为,无视公安部印发的《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案件规定》的存在,千方百计庇护、遗漏犯罪嫌疑人,性质恶劣,影响极坏。是在犯罪,是敌我矛盾,观一叶而知秋,这起简单的故意伤害,李林志、黄剑平、马晓峰等都可以如此地没有原则,不作为、乱行为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敢铤而走险,背后都没有更大的领导在支持他们?他们身居要职,其他又做了多少龌龊之事,让人不敢想象。 经济发展,城市文明,社会稳定,离不开一支高素质的公安队伍,若是有问题的民警混迹于公安队伍中,祸害的是百姓,损害的是党和国家的公信力,犹如蛀牙在口。 被害人刘爱华儿子李铖,南京航空航天硕士,潜心研究战机,国家尖端科研人员,国家保护熊猫一样地保护他。北塔公安分局,状元洲派出所两级公安机关没有原则,包庇残害他母亲的犯罪嫌疑人,诛仕子之心,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再观,朱莹等犯罪嫌疑人,朱莹案发时呈亢奋状(疑似吸过毒)深更半夜直接打上五楼,虽马晓峰拒绝受害方请求为朱莹做毒检的强烈要求,但仍无法掩饰其凶残的本质。朱莹丈夫李四明,社会上的混混刑满释放人员,当着警察行凶,与警察相互推搡,公然跑到派出所威胁正在做笔录的受害人刘爱华。有指使朱莹、朱光明破门而入实施犯罪的嫌疑。朱光明案后没有任何悔过表现,还威胁受害人的老公李湘伟,再者其一家人在观音庵一片劣迹斑斑,动则带人打这个打那个。 回顾北塔公安分局状元洲派出所的两级公安机关办案,马晓峰利用受害人文化程度低把“踹”写成“拽”,让看案卷的人看不懂。描绘妇女同志的骂架,着重描绘被害人在生命受到威胁时一些自卫行为,让人觉得这是互欧案件。然后,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还成了亲戚。至于轻伤怎么形成的,根本没有去调查取证。在刚确定刘爱华为受害人,北塔分局就迫不及待地办理《取保候审决定》。邵阳民警工资普遍不高,难免有人想利用党和国家赋予的权力谋些私利,这些人自当清除出公安队伍。作为警察,当以保一方平安,惩恶扬善为己任。 市委领导将我的报告转发到邵阳市公安局处理,我也不敢有何非议,领导的决定永远是对的,人民公安为人民。但天下没有不护犊的父母,小孩犯再大的错,父母都是可以原谅、呵护他的。为避免有人说公安局护短,也为了公平公正,更为了彰显习主席“以法治国”的方针,让以身试法者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斗胆建议:由市纪委牵头成立专案调查小组,对李林志、黄剑平、马晓峰三位民警进行撤查,查出是何种原因让三干警没有原则地遗漏和包庇犯罪嫌疑人。一件简单明了的案子都可以被该三民警捣腾得因证据不足或将被做不诉撤案处理,平时还不知他们做下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档,害群之马盘驻于公安队伍中,祸害的是人民,影响的是民心。望领导能考虑我的建议,酌情处理为感。 (今天,我去邵阳市公安局室询问了一下我的信访信件到达情况到达时间2017-8-1号10:10分,让人心寒呀,她要把我的信件交给北塔公安分局信访室处理。我的控告人李林志就是北塔分局副局长。还说什么被控告人少数服从多数。还说不管我告到哪里,信都要回到她那里,她再交给北塔公安分局处理。难怪李林志等干警敢为所欲为。) 报告人:刘爱华 代理人:李湘平 2017年8月1日
受理部门 公安局 计划完成时间 2017-08-16
处理进度 处理完结 完成时间 2017-08-10
答复内容 关于李湘平信访事项的调查情况回复 2017年7月27日,我局收到李湘平关于反映公安民警在处理《朱莹故意伤害案》中违法、违规行为的信访件。现已核查完毕,特将相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当事人基本情况 (一)信访人 李湘平,性别:男,民族:汉,籍贯:邵阳,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人。 (二)双方当事人基本情况 刘爱华,女,现年49岁,家住邵阳市北塔区观音庵社区,与信访人李湘平系亲属关系,委托信访人代为控告、检举。 朱莹,女,现年28岁,邵阳市双清区人。 朱光明,男,现年60岁,家住邵阳市北塔区观音庵社区,系朱莹父亲。 二、信访人主要诉求 1、对北塔分局李林志、黄剑平和马晓锋在办理朱莹故意伤害案一案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进行彻查并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2、请求北塔分局对朱莹予以收押,并对朱光明故意伤害行为予以刑事立案侦查。 三、基本案情及办理情况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6年11月14日凌晨12时许,朱莹在父亲朱光明家中,听其母刘胜云说自己被院子里的刘爱华骂了,朱莹遂冲到刘爱华家中讨说法,并与刘爱华发生争执扭打起来,朱光明随后也赶到刘爱华家中劝架,争吵中刘爱华端起厨房门口正在烧热水的铁锅将水泼向朱莹,热水烫伤了朱莹的脸部、胸部,朱莹抓伤了刘爱华脸部、胸口,刘爱华不慎摔倒在地,倒地期间后脑勺磕在了床沿上,随后朱光明将朱莹拉走,朱莹报拨打110报警,状元洲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处置。事后朱莹的丈夫李四明得知其妻被热水烫伤后,冲到刘爱华家中打了刘的右脸一下,被出警民警及时制止。 2017年1月5日,刘爱华经法医鉴定为左膝半月板破裂伤,属于轻伤二级,刘爱华要求追究朱莹和朱光明刑事责任。而朱莹的烫伤恢复较好,不构成轻伤。 (二)公安机关所做的工作及案件处理情况 (1)所做工作:状元洲派出所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制止了违法行为,并将当事人刘爱华带至派出所调查(另一方朱莹因被热水烫伤,由其父陪同到医院进行紧急处理,所以未带至派出所)。当晚,办案民警对刘爱华、观音庵社区副主任蔡某进行了询问。2016年11月17日(案发后三天)办案民警到中心医院病房对朱莹进行了调查询问,2016年11月19日,办案民警对朱光明、李四明进行了问话。因案发时是深夜,现场除三名当事人外,没有其他群众在场,三人对刘爱华轻伤的形成证据不一致,且朱莹对刘爱华轻伤表示异议,认为当时打架后刘爱华行动自如,自己没有造成刘爱华轻伤后果。(2)案件处理:刘爱华伤情鉴定结论后,派出所欲对双方进行调解,但双方均没有调解意愿,要求公安机关依程序处理。2017年3月9日,朱莹因涉嫌故意伤害罪(采取取保候审措施不致社会危害性)被取保候审。3月23日,北塔公安分局对朱莹故意伤害案移送北塔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但因证据不足,北塔区人民检察院两次将该案退回补充侦查。7月17日,北塔公安分局最后一次补充侦查完毕,目前,该案正由北塔区人民检察院审查中。 四、信访人控告请求的说明 (一)关于信访人投诉处警民警未及时调查取证,为朱莹和朱光明串供提供条件属严重失职的问题。 经调查:接到110报警后,处警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处置,并找到刘爱华了解情况,一队民警将刘爱华带至派出所了解情况(刘爱华当时能正常行走,在第一次询问时也未对办案民警陈述自己的腿部被打伤的事实),另一队民警赶往医院找朱莹,拍摄了朱莹的伤情照片,并找到了朱莹的主治医生开具了朱莹的伤情初步诊断证明(开水烫伤5%,需住院治疗),办案民警考虑到朱莹的烫伤情况,遂没有将朱莹和朱光明带回派出所调查,而是待朱莹稍恢复后对其和朱光明进行了询问。对朱莹和朱光明的询问在法定调查期限内进行,且无证据证明朱莹和朱光明串供。 (二)关于信访人投诉办案民警未追究朱光明刑事责任,故意遗漏同案犯的问题。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除刘爱华的指控外,无其他证据材料证明朱光明参与对刘爱华实施了殴打;且刘爱华在第一次询问时并未提出腿部受伤,也未提出朱莹、朱光明有殴打其腿部的行为;轻伤的法医鉴定作出后,刘爱华在派出所第二次接受询问时才提出朱莹、朱光明两人踩其腿部。因证据不足,目前未追究朱光明刑事责任。 (三)关于信访人反映,在本案中,北塔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林志明显偏袒朱莹、属滥用职权,对朱莹采取取保候审,状元洲派出所办案民警存在违纪违规办案的问题。 经审查,对朱莹的取保候审措施符合《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朱莹有违反取保候审规定的情形,没有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的必要,且检察机关在案件审查中并未提出变更对朱莹的强制措施。本案的办案民警马晓峰、状元洲派出所所长黄剑平、北塔分局副局长李林志与本案的双方当事人均不相识,无利害关系,该案的办理是依法依规履行职责,无违规违纪行为。 (五)关于信访人提出案发至今犯罪嫌疑人朱莹、朱光明分文未赔偿的问题。 鉴于本案双方当事人均没有调解意愿的实际情况,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规定,刘爱华有权就医药费赔偿问题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向人民法院直接起诉。 六、下一步工作 目前,该案已由北塔公安分局移送至北塔区人民检察院起诉,待检察院作出结论后,北塔公安分局将对全案中违反治安管理的违法行为人进行处理。在此期间,北塔公安分局将会同北塔区人民检察院一同做好信访人的思想工作。 北塔区公安分局 2017年8月10日
信访人的评价: 还没评价

发布】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