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号:201811280649206155
申请日期:2018-11-28
申请人 唐** 性别
年龄 0 职业
信访部门 洞口县 问题类别 咨询
主题 五保户老人突发病,生命垂危,生活不能自理,相关政府部门该不该不折不扣地完全救助?
内容 住在洞口县竹市镇白竹村的五保老人唐礼尧,男,今年84岁。在14年前的这个季节,唐老进了竹市镇敬老院。在去年的11月唐老出了敬老院,住进了村委给他盖的一座二间房的小房子。至于他怎么要出敬老院,听说他经常被一个同是敬老院的一个身材高大,相对年轻点的哑巴老人打了。也听说竹市镇敬老院管理者服务态度差,伙食也不尽人意。当然,对于这些笔者只是道听途说,没来得及求证。也许,是老人念家了,是念他生他养他的地方,是念家乡的那些父老乡亲。13年了,敬老院都没有被老人定格成为他最终的家。 最近,老人突发生病了,他变得神智不清,大小便失禁,脚麻木肿胀,几近瘫痪,已经不能走动站立。一个礼拜前由于脚麻木肿胀而摔倒多次身上已多处受伤,至今没有送医治疗。最近以来,本是一个堂侄和堂侄媳妇在照顾老人,但老人神智不清,经常撕裂棉被、衣服,湖南这个季节很冷,老人却赤身祼体不穿衣服。老人又大小便失禁,整座房子难免臭气熏天,这给护理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因此,长此以往,堂侄儿和侄媳妇表示都不愿护理了,并且堂侄儿也有六十多岁了,有次因为扶老人上床躺下而扭伤了腰。老人在神智清醒时会听懂话,有时会讲话,有时会伤情地哭。我们都知道,老人哭可能是因为很留念这个世界,他想活下去,可眼前的境况,他想到了的只是绝望。人生,如果对想活自己都无能为力,那么,人之绝望莫过如此,人之悲哀莫过如此。在此,万望社会爱心人士、政府主管部门能够伸出援手,救救这位一生苦难,老来更难的孤寡老人。谢谢! 老人有二个侄儿,都在外地打工,因为工作需要,一时间回不来送老人入院治疗、照顾护理。侄儿只能暂时出资委托本村的亲友随意照看一下老人。俩个侄儿都是社会底层的务工人员,工资低,生活拮据。俩侄儿家里连座象样的住房都没有,本村组仅此一家低矮的泥巴瓦房在村头的马路边摇摇欲坠。侄儿家中只有一个八十来岁的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和几个在校读书的留守儿童。并且大侄儿夫妻感情不和多年,导致心情极不好,心灰意冷,整天恍恍惚惚。侄儿见自己能力有限,几乎帮不到老人什么,于是就在轻松筹网站还发起了标题为“这位老人一生很苦,但最苦的还是现在”的筹款项目。 在五六天前,老人侄儿委托亲友向村委报告了这五保老人的悲惨处境并请求救助,但村委说只给治疗,不承担其它的费用。在上周五的晚上,我拨打了12345市民热线,对方说要三到五个工作日后会给我回复,可至今都没回复。在上周六的上午和本周一的下午共两次拨通了07397270311这个竹市镇政府的电话说明情况,提出诉求,可镇政府的答复是我会联系民政办和村委,三到五个工作日会有结果,可至今也没结果。在本月26日我又拨通07397220700洞口县民政局负责五保户的这个电话,并且开启了电话录音。对方的回答是,民政局可以负责治疗,但不承担其它的一切费用。对此,我特意咨询了相关律师。律师说了,对于五保户老人无儿无女,又没有直属亲属,老人生了病,生活又不能自理,应由当地的民政部门全额承担疾病的治疗,包括检查费、住院费、护理费和生活费以及出院后可能会因病情存在长期的护理费等等。 我的诉求:尽快让老人得到送医救助,直到能把能医治好的病治好。老人治病所带来的一切开支应由国家主管部门承担,包括出院后因病情变化可能需要长期的护理所需要的开支也由政府主管部门负责。
受理部门 洞口县 计划完成时间 2018-12-05
处理进度 处理完结 完成时间 2018-12-11
答复内容 关于唐礼尧同志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 唐礼尧同志: 你向《问政邵阳》网站反映的信访事项已由洞口县政府信息办转交我局答复(编号:201811280649206155),现就你提出的信访事项答复如下: 一、你的基本情况和主要诉求 信访人唐礼尧,男,84岁,农村特困人员(以前称五保户),家住洞口县竹市镇红旗村,属分散供养的农村特困人员。信访人的主要诉求是:现生命垂危,生活不能理,要政府相关部门完全救助。 二、我局的答复意见 (一)特困人员供养金,民政部门按时打卡拨付。 (二)特困人员因病须住院治疗,经县救助局批准,在县域内住院费由政府买单。 (三)关于住院期间的护理费用问题,我县还没有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如需请人护理,请本人或亲属向镇民政办出具申请,镇民政办采取临时救助的办法帮助你解决困难。 洞口县民政局 2018年12月11日
信访人的评价: 还没评价

发布】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