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号:201805272225213159
申请日期:2018-05-27
申请人 尹** 性别
年龄 0 职业
信访部门 新宁县 问题类别 曝光
主题 镇政府不作为,胡乱应对网络问政一事?
内容 各们领导:本人尹华景,5月21在邵阳新闻网问政邵阳栏目曾发贴为“村支两委欺压特困百姓一贴”信件编号为747。对日前水庙镇镇政府已迅速作出的答复表示有深刻的疑问? 对镇政府组织的调查人员有话要说,本人申诉的人为村委干部,而镇政府派遣下来的人却是村委会成员,不知是镇政府部门门槛太高,还是我们这些特困人员入不了你们的法眼,还是这里边有什么不能让大家知道的事实?居然搞出来一个所谓调查自己的一个调查组(村支书、驻村干部,自己调查自己,然后镇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草率作出答复)。试问:如此调查有何意义,有何可信度?再者,村支书、驻村干部根本就没有登门入户调查,当时来我们组的时候,打电话来让我父亲到马路边上作出简单询问的所谓调查一事?对如此之不作为的镇镇政府相关部门人员,望有相关职能部门对其进行追责? 对5.25水庙镇人民政府所作答复内容有数点疑问: 1、我父亲2015年住院七次,门诊治疗每月一次。至今三年,期间花费人力,物力巨大。而今,父亲肺部外面有一层蛋白质的厚膜包裹住整个肺部(为化脓之后产物),需动手术取出才能恢复健康,但需要20-30万元的手术资金,无耐本人能力有限,未能为我父做进一步治疗,其生命能活多久,只能应由天命。村委所说已恢复劳动能力是何故? 2、母亲自1997年患病以来,曾经自杀过,放火烧过自家房屋,也曾放火烧过大队茶场数百亩茶场。患病至如今已21年,期间心酸苦楚外人岂能深刻体会。目前身体状况日益低下,不能独自生活自理,时常忘记吃饭,做一件事没做完不管天晴下雨、不管天黑,只要没做到她满意是不会归家的。村支要求办证,无耐母亲严重晕车,坐车到县城都晕好几回,何况去邵阳那么远了。所以这么多年都一直没有办理鉴定证明,但事实如此,邻里乡亲都可以做证。借鉴部分市县,残联有上门办理证件一事,如若需办理才能证明的话,政府可否帮助为其上门办理。 3、关于镇扶贫办未查到养殖奖补一事,是否已经做实村支两委欺压一事?村支两委们为何不报,或是否把我们的指标放到了别人的头上?望相关部门能够核查清楚。D级危房改造与易地搬迁都是村委办理,为何不去追查原由?而是置之不理,推卸责任。 4、本人在城郊确实有一住房,是2009年的时候,当时房价不高,有几个学校的老师合伙在县郊买了个地皮修房子,由于他们当时资金不够,我当时也是先垫资了5万块钱,然后在2011年年中的时候再交了6.5万得到了一个110平的套间,目前还差办理房产证的费用一万多块,故房产证还没拿到手。房子总共是11.5万,其中借款就达7.5万,加上2012年装修花了五万块总共是16.5万,到此借款就高达十万。在新宁县做事工资本就不高,每年有个万把块的存款已经很不错了。至今买房的借款还未曾还。建房到今年才七年,而非镇委所查十多年以前,也不知道你们这调查出自哪里?试问镇委派人核查是否查到具体实情,为何是此等胡骗乱造的数据,是为何故? 5、本人家境与龙绪彬一家对比一下,我家三个慢性病人,每个都花费钱财巨大,试问调查里是否有过问过此事? 1)村民龙绪彬家房屋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楼房,没个数十万谁能修得起来那样的房子。我家的总共十几万,目前还有8万多的欠款。望对比一下。 2)收入对比,我家就我一个劳动力在县城打工,工资能有多高?除了生活开支每个月能挣二千左右,我也曾想出外打打工,外面工资比家高多了,也能尽快减轻家里的负担,无耐家里这么多的病人要照看,也只能就近做点事情。他家两个劳动力在广东务工,少说都是我的数倍。望提出数据与其对比一下。 3)我家三个慢性病人,都在三甲医院治疗过,都是县级医院的医生都治不了的病。目前,我们家平均每个月的医疗开支在2000左右,如若不实,可以来查最近一年的医疗账单。这其中的花费可想而知。要不是看到我还有那么套房子在,试问:就现如今这社会现象,就我家的这种状况能借到一分钱吗?龙绪彬目前恢复良好,他家也有一个慢性病人。如若对比,请公开他们家的医疗开支? 如此对比之后,我家明显劣于龙绪彬一家。为何他们家能评上贫困户,而我家数口因病拖累的如此不堪,却不能评定呢?因病致贫欠债累累的我能力已发挥到极限了,国家有相关扶贫政策,为何镇村委们不让因病致贫的我们能够得到更多的帮助。 关于镇政府解决一千块临时救助一事,事实原因是村第一书记夏建国及村支两委们为了掩盖2016年养殖奖补一事,而拔付之款项。过错在于村支两委,为何上级部门不查处,而是相互推脱职责,置民生于不管不顾。 另,2017年村支书李朝军优待亲属李海生一家,他家全家劳动力,无病无灾,全村比他家困难的多了去了,为何异地搬迁指标能轮到他家,望核查事实,还原真相,如此之村支何以立民,安民。鉴于上述,是否可坐实镇人民政府、村支两委不作为一事,为民调查事实不符,应付式对待,胡乱下文以应对“问政邵阳”一帖,置问政一事为何地,置民生于何地。本人在此望县委、县政府,市级相关职能部门能够派人监督、调查、核实事情的真实情况,望能给我们一家带来新的血液新的希望!
受理部门 新宁县 受理人 已审
领导审核 已审 计划完成时间 2018-06-04
处理进度 处理完结 完成时间 2018-05-28
答复内容 关于尹华景投诉内容的回复 收到尹华景网上投诉之后,镇里迅速组织驻村干部和村支部书记到投诉人尹华景家调查。调查结果如下: 尹华景一家是火星村七组村民,一家5口人。 尹耀辉:户主,尹华景之父,现年57岁,在家务农,2015年因病住院过,现已基本恢复劳动能力。 李玉芳:尹华景之母,现年55岁,发病二十余年,曾被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但从未做过鉴定。村支两委曾打算把她纳入低保,但因其不愿外出,无法去做鉴定和评定残疾证书等资料,故未果。 尹华景:男,现年32岁,在其满嗲嗲开办的满师傅豆腐厂打工,十多年前在县职中附近购买了一套100余平的商品房。 罗莹:31岁,尹华景之妻,无业。 尹烨:尹华景之子,6岁,幼儿园。 2016年其所说的养了210只鸡鸭未得到钱一事,到镇扶贫办查了2016年产业养殖奖补表,未查到村里报上来的数据。 2016年10月,其家享受了低级危房改造,故不能再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 尹耀辉家低级危房改造,已通电通水,但未入住,里面圈养鸡鸭。 而其家2017年未被评上贫困户,是因为“四类人员”政策上不能纳入贫困户:尹华景在县城购置商品房一套。镇政府视其家中有精神病患等情况,在2017年给他家解决了1000元临时救助金。 关于尹华景所说的龙绪彬家的情况: 龙绪彬,火星村9组,一家六口人:妻子,彭爱云,71岁,务农;女婿,李顺良,40余岁,东莞务工,甲亢病;女儿,龙年贵,43岁,东莞务工;孙女,龙艳玲,长沙读大学;孙子,龙玉波,水庙中学初二学生。 在2017年清查“四类人员”时因他家2012年俢了一座两层半的楼房被清出,向镇里报送评议清退名单当天,龙绪彬因脑梗塞等突发病病危住院,故经村里评定小组评议因病返贫。 水庙镇人民政府 2018年5月25日
信访人的评价: 还没评价

发布】 【打印】 【关闭